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产品中心

退缴2.94亿!青海首富肖永明非法采矿案落判

发布日期:2022-07-03 21:09    点击次数:78

持续一年多时间,青海首富肖永明涉嫌非法采矿案落槌。

7月1日,藏格矿业(000408.SZ)发布公告称,近日收到实际控制人肖永明提供的《刑事判决书》(2021)青0104刑初88号,获悉其所涉案件已由西宁市城西区人民法院依法审理,作出刑事判决。

法院判决,被告人肖永明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二百万元;扣押在案的被告人肖永明退缴的上海宏筑物资有限公司的违法所得2.94亿元,由扣押机关依法没收,上缴国库。

这位籍贯四川安岳、从开饭店起家的格尔木风云人物,在经历几十年的高速扩张后,经历了罕见的逆风时刻。2018年,肖永明以210亿元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成为青海首富。然而,自2019年开始,藏格系资金问题持续发酵。藏格集团对上市公司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行为披露后,肖永明出让了名下国内第一大铜矿——巨龙铜业以偿债。

2020年12月,肖永明被深交所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并被处以五年市场禁入。时隔两个月,上市公司称,肖永明因涉嫌非法采矿罪,已于2021年1月29日被青海省公安厅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

退缴2.94亿,肖永明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西宁市城西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显示,被告单位青海焦煤公司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开采煤炭资源,被告人肖永明等明知青海焦煤公司未取得采矿许可证开采煤炭,仍积极组织或参与,其行为构成非法采矿罪。被告人肖永明到案后积极退缴上海宏筑物资有限公司从青海焦煤公司获取的全部违法所得2.94亿元,可以酌情从轻处罚,对其判处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无重大不良影响,社区矫正机构建议适用非监禁刑。

法院判决,被告人肖永明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二百万元。

藏格矿业表示,上述事件为实际控制人肖永明个人事务,肖永明未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未参与公司任何经营决策,公司目前经营管理层人员稳定,生产经营正常。本次实际控制人肖永明所涉案件判决内容不涉及公司、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此前,巨龙铜业、藏格控股(2021年12月更名为“藏格矿业”)以及藏格集团背后,其实际控制人均为肖永明。2018年,肖永明以210亿元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跻身青海首富。2019年以来,藏格集团资金问题一度持续发酵。

2019年5月,藏格控股公告承认,藏格集团及其关联方存在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行为。藏格控股的控股股东藏格集团与实控人肖永明之后承诺,将所持西藏巨龙铜业有限公司(下称“巨龙铜业”)37%股权折价转让给旗下上市公司藏格控股,以抵偿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占用,交易标的作价25.9亿元。

风波之中,肖永明于2019年8月卸任藏格控股董事长,且退出上市公司董事会。次月,深交所对藏格控股、肖永明等予以公开谴责的处分。

2020年以来,藏格系继续处置巨龙铜业,引入西藏紫金,放弃了巨龙铜业控制权。

但藏格系风波并未就此平息。2020年9月,藏格集团及肖永明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2020年12月,深交所公告称,查明藏格控股及相关当事人存在定期报告存在虚假记载、重组业绩补偿方未履行业绩承诺补偿义务、年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未披露2019年度业绩预告、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诸项违规行为,决定对藏格控股、藏格集团、肖永明等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时任董监高亦被给予通报批评。

深交所公开认定肖永明五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沙钢系持续增持,已跻身第二大股东

藏格矿业此前持续获得沙钢的增持。

自2020年三季报首次位列藏格矿业前十大股东后,沙钢系于2021年持续增持藏格矿业。

2021年10月,藏格集团持有的藏格矿业5500万股股票与永鸿实业持有的2600万股股票被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进行司法拍卖,沙钢系旗下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新沙鸿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新沙鸿运”)以合计15.61亿元竞得上述被拍卖的藏格矿业8100万股股票,约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4.065%。

2021年12月,藏格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永鸿实业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向新沙鸿运转让持有的藏格矿业首发后限售股股份合计2.14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0.84%,转让价格为21.96元/股,转让价款合计46.93亿元。今年2月,该部分转让股权完成过户登记。

贝壳财经记者据此计算,沙钢系2021年增持藏格矿业已耗资62.54亿元。

成立于2016年的新沙鸿运为沙钢系企业,其独资股东为沙钢集团成立于2016年的全资子公司江苏沙钢集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新沙鸿运持有藏格矿业18.17%股权,位列第二大股东。

沙钢之所以入股藏格矿业,或也因看中了后者的锂业资产。

沙钢集团此前表示,当前以锂电池为代表的新能源产业正爆发式增长,新能源汽车销量持续攀升带来对上游锂资源的巨大增量需求。在国家战略资源安全可控的大背景下,青海和西藏拥有优质盐湖锂资源的企业迎来历史性的发展机遇。

家族二代上阵,回归主业布局锂矿

肖永明陷入风波,家族二代站上一线。2021年6月,肖永明之子肖宁接替原藏格系老将曹邦俊,获选成为上市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

肖永明另一子肖瑶则在2016年进入藏格矿业董事会,2019年8月出任上市公司副董事长。

漩涡之中,藏格矿业提出将回归主营业务氯化钾、碳酸锂,充分利用盐湖资源,进一步深入开发。

2021年10月,藏格矿业通过藏青基金收购了西藏麻米错盐湖项目。贝壳财经记者查阅公开资料看到,麻米错盐湖湖区面积115平方公里,氯化锂资源储量250万吨,是具有稀缺性的优质锂矿资源。

藏格矿业此前曾向投资者表示,藏青基金西藏麻米错盐湖首期计划建设5万吨/年的碳酸锂产能,预计从2022年下半年开始建设,2023年下半年可建成试生产。

今年3月,藏格矿业发布了五年(2022-2027年)发展战略规划,提出将努力成为全球矿业行业的一流公司。其中2022年-2024年为藏格矿业规划的发展第一阶段——走向全国,主要发展目标包括察尔汗盐湖氯化钾和碳酸锂产量保持稳定、麻米错盐湖锂项目建成投产、新增1-2个百万吨碳酸锂储量级别的盐湖锂项目、择机登陆海外资本市场等。

除国内的盐湖锂项目外,藏格矿业也在推进海外布局。

今年5月,藏格矿业完成对加拿大超级锂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投资,持有后者14.17%股份。根据藏格矿业与超级锂业公司签署的独家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就超级锂业公司持有100%股权的阿根廷Laguna Verde盐湖锂项目开展投资合作。

肖永明版图扩张

出身四川小镇,17岁帮父亲打理生意

2018年,贝壳财经记者曾赴青海实地探访。肖永明老家四川安岳石羊镇位于四川省会成都以东140多公里,父亲肖方林是安岳永鸿塑料厂的创始人。2017年10月,肖永明开直升机回石羊镇的照片曾在网络流传,引发外界对于这位青海首富的关注。

根据公开简历,肖永明1964年7月出生,1981年至1995年任安岳永鸿塑料厂副厂长。这意味着,17岁的肖永明就开始帮助父亲打理生意。

肖永明事业的关键在格尔木,在这里,他开办了一家饭店——小小酒家,以此为基础进入钾肥行业。

有媒体描述说,上世纪90年代,凡是来过格尔木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小小酒家,它是当年格尔木餐饮业界的一个标杆,也是肖永明钾肥产业的起家之地。而就是一家小饭馆,改写了格尔木四川商人的财富史。

开饭馆的肖永明,后来进入了格尔木资源最丰富的产业——钾肥。工商资料显示,2002年11月,肖永明、林吉芳夫妇共同以实物出资注册成立了格尔木藏格钾肥有限公司。

一位行业专家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我国的钾盐资源主要分布在青海察尔汗盐湖和新疆罗布泊盐湖,察尔汗盐湖就位于格尔木,盐湖以青藏铁路为界,路西的资源属于省属国企盐湖集团,路东则是格尔木市地方企业,以前是以格尔木钾镁厂为首的一批企业,整合之后主要是藏格钾肥。

成立之时,藏格钾肥在格尔木并不起眼,那个时候,当地的钾肥巨无霸有两家,一家是盐湖集团,另一家是格尔木钾镁厂,均为国企。

开饭店出身的肖永明,在“移民城市”格尔木积累了不少资源。格尔木的一位消息人士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钾肥企业要做大,第一要有资源,第二要有技术。

“饭店老板”肖永明赶上了时机。

2000年3月,青海昆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成立,背景是察尔汗盐湖铁路以东的资源整合。一位钾肥行业资深专家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当年政府之所以要推动察尔汗盐湖资源整合,主要是因为资源有限、宝贵,而当时的开发却是小、散、乱,对资源浪费比较大,钾肥品质也不高。

此时,肖永明的藏格钾肥尚未成立。四年后,肖永明入股了。

2004年3月,昆仑矿业股东会通过决议,同意青藏铁路开发公司、格尔木藏格钾肥有限公司、大柴旦清达化肥有限责任公司、大柴旦西海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分别对昆仑矿业现金增资100万元、100万元、50万元、50万元。出手100万元的藏格钾肥,在昆仑矿业持股比例仅为1.25%。

肖永明继续增持。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自甘肃省产权交易所获悉,2005年9月5日,受兰州军区后勤部委托,对位于青海格尔木察尔汗的蓝天钾肥厂整体产权通过公开竞投方式转让,成交价8050万元,接盘方正是藏格钾肥。

经过一系列收购和增资,此时藏格钾肥在昆仑矿业的持股比例已增至15%,位列第二大股东,但与昆仑矿业大股东青海瀚海集团(由格尔木钾镁厂改制而来)仍无法相比,后者持股比例达46.73%。

肖永明又一次等到了东风。

2007年8月,青海省国土资源厅下发通知,责令昆仑矿业采矿许可证划定范围内企业整合,组建紧密型股份制公司,杜绝乱采滥挖、争抢资源。

一位格尔木市知情人士透露,当时政府批的小厂子太多,乱采乱挖,对长期不利。政府为了保护资源、减少浪费,所以主导进行路东产业整合。当时是钾镁厂(即瀚海集团)在主导整合,后来钾镁厂又被藏格兼并。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这一轮整合开始之前,2007年7月,格尔木市政府官网刊发题为《钾肥养肥的格尔木巨富》的文章称,在格尔木,肖永明俨然已成为川商的楷模,一谈起肖永明,川商们立马一脸肃然,显出崇拜的神情。

一个月后,即2007年8月,昆仑矿业股东会通过决议,一致同意藏格钾肥、格尔木庆丰钾肥作为收购方。9月,昆仑矿业股东会通过决议,一致同意藏格钾肥、庆丰钾肥于9月20日前各缴纳2亿元收购保证金到察尔汗盐湖管理局账户,以体现收购诚意及保证整合工作顺利进行;藏格钾肥按期缴纳了保证金,庆丰钾肥未能按期缴纳保证金。于是,藏格钾肥被确定为察尔汗盐湖铁路以东的资源整合主体。

此时,作为铁路以西的青海省大型国企,又是同行业老大的盐湖集团,没有参与这一轮整合。

据藏格钾肥2015年借壳时披露的材料显示,2009年3月6日,藏格钾肥以38364万元受让青海瀚海集团85.82%的股权。

格尔木政府官网一篇文章曾就此评价称,两大钾盐公司的并购,标志着察尔汗盐湖铁路以东资源整合工作启动,也标志着青海昆仑矿业有限公司向组建紧密型公司迈出了关键一步。

收购了瀚海集团后,藏格钾肥很快跃居行业第二。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自格尔木市政府获得的整合报告显示,为推进盐湖资源综合开发利用,藏格钾肥作为内部整合的唯一收购方对察尔汗铁路以东钾肥企业进行整合。整合工作于2007年开始,于2013年5月结束,先后陆续整合了14家小钾肥生产企业。

2018年7月15日,藏格控股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公司拟发行股份收购巨龙铜业100%股权,后者暂作价280亿元。巨龙铜业的净资产预估值为280亿元,较所有者权益20亿元增值260亿元,增值率1300%。

这一事后风波不断的超级重组,也成为迄今为止肖永明事业的巅峰。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朱玥怡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卢茜



上一篇:因任职已满六年, 中信银行独董何操、陈丽华辞职
下一篇:奥盛集团等被恢复执行7.5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