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联系我们

民间故事: 小伙瓜田遇贤妻为和妻子相守宁愿舍弃生命

发布日期:2022-07-17 20:58    点击次数:85

安徽怀安县城五里外有一块约两亩多地的西瓜地。奇怪得很,这地年年无人耕作,却年年结出香甜可口的大西瓜,人们叫它“金翠瓜”。这瓜皮薄,肉质好。相传这地里葬着一对年轻的夫妻,男的叫金相,女的叫金李氏。这里的老一辈人都能讲出这样一个动人的故事。

那是清朝年间,金相二十一岁,正值血气方刚。父母不幸故世后,留下两亩田地,交给他耕种。金相不辞辛劳,每年种瓜糊口,一个人勉强着也能过得去,但未有能力娶妻成家。

这年,金相瓜田旁增添了一座新坟,是一位被逼婚自缢的少女。当瓜成熟时,金相在瓜田里搭起了一座简陋的木棚,每天晚上独自一人看瓜。一天晚上,月亮高高地挂在天空,把田地间照得如同白昼一般。夜至三更,金相怕夜深有人偷瓜,就沿着地边来回走动巡视。金相正走着,忽然树叶里闪过一道白光,白光过后跃出一位少女。金相以为看花了眼,伸手揉了揉再仔细一看,啊!果真是一位身穿素衣的漂亮少女。金相想:这深更半夜的,这位少女来野外做什么呢?莫非自己遇到了鬼?不,一定不是,那清清楚楚的分明是一个人,这少女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莫非她想自寻短见?金相想到这里,匆匆奔到树林里,由于激动,声音颤抖地对那少女说:“你要想开些,不要因一点小事而误了青春年华。”少女听后淡然地笑了,这一笑倒把金相弄糊涂了。细看那女子:高高的鼻梁,小巧玲珑的嘴巴,瓜子脸,丹凤眼,细而柔的腰,身穿一件淡白色的紧身长袍,显得洁白、无瑕;站在那儿亭亭玉立,妩媚动人。金相看傻了眼,呆呆地站在少女身旁竟无话可说。少女问道:“大哥还未安寝?”金相赶忙回答:“瓜熟怕有人来摘。”金相说完自觉语有不妥,委婉地对少女作了解释,并热情地说:“姑娘如方便的话请到瓜田吃瓜解渴。”少女听后笑着回答:“不打搅了。”金相转身刚想迈步,却依恋地回头一瞥,这一瞥,顿使他毛骨悚然,哪还有少女的影子,只有树木葱葱,月光洒落,他感到害怕,头发不自觉地竖立起来,浑身战栗,胆怯地一溜烟钻进瓜棚,把草门闭得不留半点缝隙。

第二天夜里,金相想找个人来作伴,但又怕被别人嘲笑,况且她又是一个脆弱、善良女子,只要我不理睬她,她又能拿我小伙子怎么样呢?金相想到这,又一个人来到了瓜棚。夜至三更,又是一道白光,少女仍旧出现在树林里,金相全神贯注地躲在棚中扒开缝子看,敛声屏气地注视着少女的一举一动。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少女飘然地迈着轻盈的步子径直向瓜田走来。“我的妈呀!”金相惊诧地自言自语,憋出了一身冷汗。少女走近细声问道:“大哥睡下了吗?”“睡…睡了。”金相故意说着谎。少女低头怏怏向原路走去。金相长出了一口气,但转念一想:看来她并无害我之意,我为什么失礼回绝她呢?假如我死后也不和她一样吗?此时,金相再也不害怕了,立即开门唤住少女,少女甜甜地笑了,面对金相坐了下来,与他攀谈起来,问起了金相的家境,他都一一照实说了。少女听后流下了眼泪,悲伤地说:“你我命运一样不幸啊!活着的人比死去的人还苦。”接着少女向金相讲述了她的身世我本是离此城五十里外的农家少女,叫李氏,幼名翠平,十九岁那年,只因继母贪财把我许配到这城里一位年过半百的财主,洞房之夜,我拒绝与财主同床,为保住贞洁,就趁财主喝醉之际悬梁自尽了。父亲闻讯赶来把我葬在你的瓜田旁。来看你辛勤劳作,又独自一人,想必也是一位与我苦命相连的人,故而多次相邀,想与你一叙衷肠,我虽然是鬼,但绝无害人之心,请大哥不要害怕。”金相听了翠平如泣如诉的一席话,暗自抹泪,叹了一口气说:“虽然我们萍水相逢,但我一定像亲哥哥一样待你,宽慰你,也一定要为你申冤昭雪。”两人各自吐露了心中的苦衷,谈话越加投机,不觉天明鸡叫,翠平依依不舍地向金相告辞,金相一再叮嘱夜晚再来相会,翠平点头默然消失。

清晨,金相愤愤地来到衙门击鼓鸣冤,县官问道:“你可有银子吗?”金相忍怒回答:“大人要多少?”县官说:“念你是一个平民百姓,就先交一百两吧。”金相一听如雷轰顶,气愤至极,但为了翠平也只能再次下拜叩头说:“父母官大人,我是一个穷苦百姓,怎能拿出一百两银子,望大人开恩替小民做主,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大人的厚德的。”县官拍案大怒:“既然拿不出银子就回去吧,退堂!”金相听后,痛斥县官:“你这贪官,不为民做主何称官,不分青红皂白却来讹诈勒索何称青天!”县官一听喝令众衙役痛打五十大棍,然后甩袖回房。金相被打得皮开肉绽,艰难地回到瓜田。

夜晚,翠平应邀来到瓜田,一进门看到金相仰卧在床上长叹短吁,已明白三分,感激得泪水刷刷而下,更加深了对金相的爱慕之情。金相看到翠平落泪,惋惜地说:“我无能为你申冤啊!这黑暗的世道何时是个尽头。”翠平安慰金相说:“大哥不必为我过分伤心,只管安心养伤,日后我一定报答你的恩情。”不多日,金相在翠平的精心照料下完全康复,在这几天里金相享受到一个少女特有的温存厚爱,两人志趣相投,感情如日中天,从瓜田里不时地传来他们朗朗的欢笑声。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不觉已到中秋,金相的西瓜已卖得所剩无几。夜晚,金相买了月饼、水果与翠平并肩吃月饼、赏明月,两人有说不岀的欣慰。翠平提出要到远处的小湖观赏水中的月色,金相欣然答应。两人来到湖边,在一块干净的石头上盘膝坐下,一边观赏着中秋夜色的美景,一边山盟海誓,情话绵绵。突然狂风大作,乌云密布,霎时倾盆大雨从天而降。两人冒雨急忙向瓜棚跑去,等回到瓜棚衣服已被雨淋湿,金相点了油灯翻出翠

平为他拆洗缝补好的干净衣服让她换上,以防着凉,自己却要走出瓜棚,翠平叫住他说:“外面雨大,你再淋雨会得病的。”她让金相转身闭住眼。翠平迅速脱下上衣和内衣,刚要穿金相的衣服,只听一个霹雳巨雷把她吓得打了个寒颤,金相应声急忙去扶她。翠平羞涩地急忙护住胸前,金相牢牢地把她搂在怀里,贸然地吻了她一下,说:“如果你不嫌弃,就嫁给我吧。”翠平含情脉脉地点了点头,金相的心里如九月的甘蔗——甜到心底。于是,两人在简陋的木棚中以雷声作为结婚炮竹,喜结良缘。

自此,夫妻俩卿卿我我,恩恩爱爱,过着幸福的生活。但是唯一遗憾的是金相眼睁睁地看着翠平夜里来日里去的,大白天总不能和妻子相见,不免心中犯愁,况且翠平身子日趋不便,将来生下孩子怎么能让她一人抚养受累,又怎能报答她的恩情呢?金相经过反复思考,背着妻子擅自把田产交与好友,只求自己死后把尸体与翠平合葬一处。朋友以为他开玩笑,故而没把金相说的要寻死的话放在心上。不久,金相果真在瓜田旁的树林里上吊自尽了,朋友这才恍然大悟,为其痛惜也为其感动。他们遵照金相的遗言为他操办了丧事,并立了一块墓碑,上题:金相、金李氏之墓。

这座坟碑至今依然尚在,只是经河水刷洗,字迹已变得模糊。后人把那块地作为他们永久的留念,至今无人耕种,以表对两人忠贞爱情的仰慕,因为这瓜是金相和翠平共同培育的,人们就把这块地结的瓜叫“金翠瓜”。在金相自尽后的次年中秋夜,还有人亲眼看见他们抱着婴儿在瓜田里散步赏月呢。



上一篇:公开听证让检察监督更透明
下一篇:外观内饰变化大 全新奔驰 EQV 谍照曝光